• 中國愛藝網
    仁者樂藝,己亥大吉(王衛軍題)
      首頁  |  藝界資訊  |  書法家  |  畫家  |  書畫家  |  畫廊  |  山水畫家  |  交易論壇  |  收藏  | 名家題字 |  設為首頁 · 加入收藏 ·
     機構:院校 | 書畫院 | 美術館 | 博物館 | 團體協會 | 拍賣公司 | 報刊雜志 | 將軍書法 | 畫廊黃頁 | 萬年歷 | 江蘇省美協會員網 | artyi@126.com |
    您所在的位置:中國愛藝網 >>收藏頻道 >>古玩雜件
    從花樹冠到鳳冠:隋唐至明代后妃命婦冠飾源流考
    作者:  來源:考古匯  點擊數:16073  2020/4/25  字號: T|T

    2013年,隋煬帝楊廣和蕭皇后墓在揚州被發現,成為當年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①。蕭后墓中最吸引人的,便是一具腐蝕嚴重但保存完整的冠飾,被搬回實驗室由陜西文物保護研究院開始進行清理修復。經過兩年的工作,2016年9月正式召開新聞發布會,公開修復成果,并在揚州展示蕭后的“鳳冠”。隋煬帝皇后蕭氏出身于梁朝皇室,煬帝遇害后,流落叛軍、東突厥,唐貞觀四年(630年)歸長安,歷經四朝,貞觀二十一年(647年)去世后被唐太宗以皇后禮與隋煬帝合葬揚州。墓中此冠應是初唐貞觀所制,是極其難得的唐代后妃禮服冠實物②。 

      若仔細觀察,易發現一件蹊蹺的事,這頂冠上完全不見“鳳”的蹤影?的確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中國古代后妃居最高地位的禮服首飾中罕有鳳鳥存在。唐以前鳳尚未完全成為高貴女性身份的象征,而對自然環境元素的直接模擬,便成為了禮服冠的主要裝飾構成手法,頭上往往是一派花草樹木、鳥語花香、飛禽走獸場景,其中最真正的核心組件就是由步搖發展而來的“花樹”。在花樹的基礎上,歷代添加元素,發展成為極盛大隆重的禮服冠。漢代皇后首飾采用假結(髻)、步搖、簪珥模式,魏晉南北朝陸續增加鈿、博鬢,并將步搖改稱花樹;隋唐在漢晉南北朝以來各朝制度的基礎上,確立了花樹、鈿、釵、博鬢的組合模式,并且以花樹、鈿的數目區分等級;宋明繼續添飾龍鳳、仙人、鳥雀,但依然保存了花樹、鈿、博鬢的基本元素。而后世的鳳冠,起先并非用于禮服,而源自于隋唐時期的另一種常服首飾。兩者并行不悖,演著兩條路線各自演變了上千年。

      一、從花樹冠到鳳冠 

      隋文帝即位(581年)后,在北齊、北周制度基礎上,參照損益南朝制度,初步頒布了新的服令。定皇后服為袆衣、鞠衣、青服、朱服四等,其中用于祭祀、朝會、親蠶等大禮的袆衣、鞠衣,首飾由花樹、兩博鬢組成,以花樹數目不同區分等級,皇后花十二樹,對應皇帝袞冕十二旒,以下依等級分別為九、八、七、六、五、三樹;用于禮見皇帝、宴見賓客的次等禮服青服、朱服,則“去花”不使用花樹。摘錄《隋書·卷十二志第七·禮儀七》首飾制度如下: 

      皇后首飾,花十二樹。……青衣,青羅為之,去花。朱衣,緋羅為之,制如青衣。 

      皇太子妃,公主,王妃,三師、三公及公夫人,一品命婦,并九樹。侯夫人,二品命婦,并八樹。伯夫人,三品命婦,并七樹。子夫人,世婦及皇太子昭訓,四品已上官命婦,并六樹。男夫人,五品命婦,五樹。女御及皇太子良娣,三樹。 

      (自皇后已下,小花并如大花之數,并兩博鬢也。) 

      隋煬帝即位后,于大業元年(605年)詔吏部尚書牛弘等更定服制。由于后宮內命婦等級制度發生變動,也對嬪妃首飾制度進行微調。皇后禮服首飾維持了北朝花樹、花鈿、博鬢組合,內外命婦首飾則參照南朝制度③為花鈿、博鬢組合,其數目與品級對應也略做調整,原視為一品九樹的公夫人改為二品八鈿,原二品八樹的侯夫人改為三品七鈿(表1)。另外后妃內命婦、皇太子妃首飾均有二博鬢,外命婦則未說明。《隋書·卷十二志第七·禮儀七》首飾制度如下: 

      皇后服……袆衣,首飾花十二鈿,小花毦十二樹,并兩博鬢。祭及朝會,凡大事皆服之。鞠衣,小花十二樹。余準袆衣,親蠶服也。 

      貴妃、德妃、淑妃,是為三妃。首飾花九鈿,并二博鬢。順儀、順容、順華、修儀、修容、修華、充儀、充容、充華,是為九嬪。首飾花八鈿,并二博鬢。婕妤,首飾花七鈿。美人、才人,首飾花六鈿,并二博鬢。寶林,首飾花五鈿,并二博鬢。皇太子妃,首飾花九鈿,并二博鬢。諸王太妃、妃、長公主、公主、三公夫人、一品命婦,首飾花九鈿,公夫人,縣主、二品命婦,首飾八鈿。侯、伯夫人、三品命婦,首飾七鈿。子夫人、四品命婦,首飾六鈿。男夫人、五品命婦,首飾五鈿。 

      唐代建立之后,高祖武德七年(624年)頒布了《武德令》,以國家令文的形式第一次規定唐代禮服制度,其中便有涉及后妃命婦首飾的相關條文④;開元二十年(732年)年頒布的《大唐開元禮·序列》中也記錄了“皇后王妃內外命婦服及首飾制度”;開元二十六年(738年)《唐六典》中的《內官、宮官、內侍省·尚服局》以及《尚書禮部》中也分別詳細記錄了后妃與內外命婦的禮服制度。 

      以上三種屬性的令、禮、行政法典中關于禮服首飾的記載基本相同,摘錄比對后可得唐代后妃命婦首飾制度如下(表2): 

      皇后服:袆衣,首飾花十二樹(小花如大花之數,并兩博鬢),受冊、助祭、朝會諸大事,則服之。鞠衣,首飾與褘衣同,親蠶則服之。鈿釵禮衣,十二鈿,宴見賓客,則服之。 

      皇太子妃服:褕翟,首飾花九樹(小花如大花之數,并兩博鬢),受冊、助祭、朝會諸大事,則服之。鞠衣,首飾與褘衣同,從蠶則服之。鈿釵禮衣,九鈿。宴見賓客,則服之。 

      內外命婦服:翟衣,花釵(施兩博鬢,寶鈿飾)。第一品花釵九樹(寶鈿準花數,以下準此);第二品花釵八樹,第三品花釵七樹,第四品花釵六樹,第五品花釵五樹,內命婦受冊、從蠶、朝會,則服之。其外命婦嫁及受冊、從蠶、大朝會,亦準此。鈿釵禮衣,第一品九鈿,第二品八鈿,第三品七鈿,第四品六鈿,第五品五鈿。內命婦尋常參見、外命婦朝參、辭見及禮會,則服之。 

      六尚、寶林、御女、采女官等服禮衣,無首飾佩綬。 

      凡婚嫁花釵禮衣,六品已下妻及女嫁則服之;(其釵覆笄而已。其兩博鬢任以金、銀、雜寶為飾。)其次花釵禮衣,庶人女嫁則服之。(釵以金、銀涂,琉璃等飾。) 

      以上制度原文雖繁,但歸納后可以了解,隋唐后妃命婦禮服首飾可分為完整版和簡省版兩類,分別用于頭等禮服和次等禮服,基本構件包括博鬢和數目不等的花樹、鈿、釵。頭等禮服,即皇后袆衣、鞠衣,皇太子妃褕翟、鞠衣,和內外命婦翟衣。適用于受冊、助祭、朝會、親蠶(從蠶)等最重要的禮儀場合。其首飾由完整版的花樹(花釵)、寶鈿、博鬢組成。(單從令文看,按身份細分有又兩種模式,皇后與皇太子妃為大小花樹、左右兩博鬢模式,內外命婦則為花釵、寶鈿、左右兩博鬢模式。)花樹或花釵、寶鈿的數目自皇后而下依品級遞減,分別為十二、九、八、七、六、五,配置隆重而華麗,是后世后妃禮服冠的雛形。 

      次等禮服,為鈿釵禮衣,即隋代的青服、朱服。適用于皇后、皇太子妃宴見賓客,內命婦尋常參見,外命婦朝參、辭見、禮會等相對次要性禮儀場合。其首飾也與隋代相似,僅保留數目不等的鈿,去除了花樹或花釵、博鬢,是相對簡省的首飾模式。 

      二、何為花樹、鈿和博鬢 

      那么文獻里屢被提及的花樹、鈿、博鬢到底是什么樣的?這個問題是中國古代首飾史中長期未明的難題之一。以往由于沒有任何宋以前后妃禮服畫像存留,壁畫、陶俑也極少涉及禮儀場合后妃形象,出土首飾實物基本為零碎殘件殘片,少有屬于可以與禮服配套的部分,所以對于中古后妃首飾的研究長期只能停留在文獻層面。至于花樹、鈿的對應,在資料不足的情況下,一直有著各種訛誤已久的推測。近年來,隨著陸續幾批唐代禮服首飾的完整出土,隋唐禮服首飾構件和組合的實際形態逐漸明朗,并可以初步復原。其中經過科學發掘出土者,包括前文所提隋煬帝皇后蕭氏首飾一具,以及二品蜀國公夫人賀若氏首飾一具⑤、五品縣君裴氏首飾一具⑥。另外還有歐洲私人所藏唐七鈿七花樹冠一具,保利拍賣北周至唐七鈿冠一具,香港關善明博士藏唐寶鈿花樹殘件。尤其蕭后冠的出土,為大量不明首飾提供了依據。下面就依次看看三者的形態。 

      1、花樹:首先是最重要的花樹。花樹的具體指代,在長期以來的首飾史研究中,被視為晚唐五代敦煌壁畫供養人頭上極其常見,并且大量出土的一種花釵。通常兩兩成對,釵首為片狀鏤空紋樣。 

      但若進一步細考,易知其難以成立。首先此類花釵的流行時代僅在中晚唐,實物最早出現在西安、洛陽附近的中唐墓葬⑦,壁畫則見于敦煌中晚唐供養人,僅是一種短期流行做法,而非長期沿用;其次其形態均為金屬片狀,與文獻形容“琉璃飾”不符,也不似“樹”;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這些花釵在壁畫中出現的場合均屬于非禮服性盛裝,插戴隨意,有時普通供養人的插戴數目往往比后妃花樹數還多。花樹為隋唐最隆重的大禮服首飾,難以將其與普通花釵混為一談。 

      我們再來看看新發現蕭后冠的情況。根據陜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公布的修復資料與實物,蕭后冠框架上裝有13組花飾,每組花飾的基座包有一個直徑3厘米的木質短柱,中有一根銅管為柄,其上伸出12根彈簧狀的螺旋花柄。花柄首端為鎏金銅箔片制成的花朵,其中有玻璃花蕊、小石人、細葉等裝飾,中央還有一朵寶花,從修復照片中看,恰好共13朵小花。中央寶花花柄穿過木座的釵腳可插于框架固定。仔細觀察并對照文獻,我們可以從中得到不少新結論。 

      第一點,這種由螺旋花柄集為一束,可隨步搖動的構件,即形制長期不明的隋唐“花樹”,并且應源自于漢代后妃首飾中的“步搖”。 

      漢《釋名·釋首飾》“:步搖,上有垂珠,步則搖動也。”是一種在金屬豎枝上綴金銀、珠玉花葉片的首飾。步搖或源于中西亞,約在漢代前后傳入中原,并同時流傳至東北亞、日本,在整個亞歐大陸流行,演變成各種王冠,對此學者們早已做過詳細論述⑧。 

      步搖在漢代成為皇后、長公主等的最高禮服首飾構件,《后漢書·志第三十·輿服下》皇后謁廟禮服首飾“步搖,以黃金為山題,貫白珠,為桂枝相繆,一爵(雀)、九華(花)。熊、虎、赤羆、天鹿、辟邪、南山豐大特六獸”,即在黃金山題(基座)上的桂枝以金、珍珠,綴飾花鳥,夾雜走獸,是高級配置,但沒有出現身份等級的數目差降規律。魏晉南北朝大體繼承了步搖的使用,“俗謂之珠松”。 

      到了北周,首次提出“花樹”的概念,并且有了明確的數目等級降差,皇后花樹十二,對應皇帝冕旒十二,以下數目依次遞降,《隋書·志第六·禮儀六》“:后周(北周)設司服之官……皇后華(花)皆有十二樹。諸侯之夫人,亦皆以命數為之節”。 

      隋唐因襲了“花樹”這一稱謂,并對等級差異進一步細分。但從此次發現上看,隋唐式花樹與漢晉式“步搖”開始有了不同,不再是在枝干上綴飾搖曳的珍珠或葉片,而是直接將花朵裝于可彈動的螺旋枝之上,依然可“隨步搖動”,也確實符合“花樹”之名。 

      如此一來,以往若干唐代命婦墓葬中出土的“不明花飾”也得到了正名,如湖北鄖縣濮王妃閻婉墓⑨、陜西咸陽蜀國公夫人賀若氏墓、西安閻識微夫人裴氏墓、西安金鄉縣主墓⑩中,均有出土數百件花朵、花蕊、花葉、珠寶殘件,應當就是基座腐朽散落的花樹花朵。裴氏冠和金鄉縣主冠還有在花朵上夾雜小人、鳥雀等飾件,這種做法到了宋代被大放異彩。 

      第二點,隋唐制度中所稱的“小花并如大花之數”,以往常常被釋讀為“小花樹的數目與大花樹相同”,即皇后有大小共24株花樹。這種釋讀方案甚至也被后來的宋、明制度采用,明確注記“大小花二十四株”、“前后各十二株”。 

      但從蕭后首飾中看,至少在隋至唐初,此句很可能應解釋為“每株大花樹中,小花的數目與大花樹總數相同”,即若大花樹為12樹,每樹便有12朵小花。不過蕭后冠飾中發現了13組花樹,每樹13朵,比當時皇后制度多了一組,原因尚不明確,或許與李世民對前朝皇后特別禮遇拔高一格有關。 

      2、鈿:除了花樹以外,蕭后冠上還發現了12枚“水滴形飾件”,用琉璃或玉石貝殼鑲嵌出花型,四周鑲珍珠,背面中央焊接插孔,被分為三排安裝在框架上。 

      這種飾件應是文獻中所指的“鈿”。唐人所說的“寶鈿”,通常便指將各種珠寶、貝殼雕琢成小片花飾,鑲嵌黏于金屬托上金絲圍成的輪廓中制成的華麗裝飾品。如法門寺出土衣物賬中,對套承佛骨舍利寶函上裝飾的描述“金筐寶鈿真珠裝”,對照實物?,便是此類裝飾法。 

      “鈿”之制至遲始自魏晉。魏晉在繼承漢代后妃首飾假髻、步搖、簪珥組合的基礎上,增加了鈿數和蔽髻的概念,在假髻上裝飾以金玉制成的?(鈿),并且以?數區分等級,如晉制皇后大手髻、步搖、十二?,皇太子妃九?,貴人、貴嬪、夫人七?,九嬪及公主、夫人五?,世婦三??。此制在南北朝至隋各政權被普遍沿用,并且等級進一步細化,內外命婦五品以上均以鈿數為品秩差異。 

      唐制皇后、太子妃大禮服袆衣、鞠衣首飾僅提及花樹,次禮服鈿釵禮衣首飾提及鈿,其余內外命婦大禮服翟衣則花樹、鈿并提。不過從蕭后實例中看,初唐皇后禮服首飾很可能也有花樹、鈿并存的情況。 

      前文提到的幾例唐代命婦首飾遺存中大多有鈿出土,綜合若干實例我們可以得知,鈿的形態以尖頭朝上的水滴形為多,也有圓形、心形等。一套寶鈿可形態大小完全相同,如蕭后例;也可兩端寶鈿尖頭內收,如裴氏例、歐洲私人藏例;還可中央一枚與其余大小形態不同,如賀若氏例、保利例。也以各種珠寶琉璃甚至翠羽裝飾。數目多者可排成三排,數目少者或僅一排置圈口上。 
      3、博鬢:最后是“博鬢”。博鬢的位置明顯明確,其指代向無爭議,即垂掛于頭兩側的弧狀飾件。隋唐博鬢通常呈長條S弧狀,外端上尖內收,裝飾方法與寶鈿類似,嵌有珠寶,即制度所稱“施兩博鬢,寶鈿飾也”,上沿有時還裝飾以小花朵數組。  

      不過此次蕭后冠飾的發現,為探討博鬢的起源提供了新思路。不像明代博鬢掛于圈口腦后左右,蕭后博鬢插于圈口兩側靠近鬢上的位置,其原始功能也許與綁扎冠飾而垂落左右兩鬢的束帶寶繒有關,這在北朝菩薩寶冠飾中是很常見構件,首飾化之后成為金屬珠寶制品,依然垂掛在冠座鬢左右(圖16)。 

      博鬢的記載首次出現于隋,但北齊婁睿墓出土的一件金飾,嵌珍珠、瑪瑙、藍綠寶石、蚌、玻璃(即文獻所說寶鈿飾),前端還保留了花結狀飾?,極可能為博鬢在北朝時已存在的初形。蕭后博鬢與口圈相接處也有花形裝飾,即為帶結遺制。 

      厘清了花樹、鈿與博鬢的形態,我們便可以在蕭后首飾的基礎上,對初唐皇后禮服首飾組合進行一次更加準確的還原。首先由呈十字交叉的兩道梁和呈環帶的橫箍組成框架。前側三道箍上焊12枚插銷,分別穿插12鈿。框架上安裝12花樹,每樹大花中有12小花。框架底口圈前側裝飾珠寶飾條,兩條博鬢由尖端的插銷自左右插入口圈飾條的套鼻中固定。 

      另外還有12枚U型折股釵可插入發髻兩后側固發裝飾。需要說明的是,此方案與此次博物館展示方案正好前后相反。由于冠飾出土時并未戴于蕭后頭部,朝向尚需識別討論。展示方案將有鈿的一面朝后放置,或許是受后世博鬢位置一般靠近腦后所影響。但此方案會導致所有裝飾面朝后,考慮到圈口、博鬢、鈿的裝飾面應同向朝前,我們認為實際穿戴方向似應相反。至于導致博鬢位置位于兩鬢,或許正是其原始形態,鬢為額前左右側,符合“博鬢”之本意,鈿置于前也符合“蔽髻”之本意。唐以后由于博鬢失去了原始功能,逐漸移動至腦后,但依然保留了“博鬢”之名。 

      三、添加了龍鳳的宋明禮服冠 

      中國的禮服制度有著極其強大的歷史慣性,一項基本服制形成后,被記錄在國家頒布的禮、令條文中,被納入文明根本大法,往往能因襲上千年。涉及禮儀的服制多是如此,一般輕易不受朝代更替影響,后世更多是在如何釋讀和實際操作細節上做文章,或在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調整、補充。作為最高級別的女性首飾,花樹冠也不例外,但在千年歷史進程中依然會不斷疊加新的元素。 

      唐代禮令中后妃禮冠的基本制度是花樹和博鬢,北宋初頒布的《開寶禮》依然照搬之。但北宋在隋唐制的基礎上,出現了一個重大變化,便是在冠上添加了龍、鳳。如宋《政和五禮新儀》便在唐禮令文皇后冠服“首飾花一十二株,小花如大花之數,并兩博鬂”后,補充了一句“冠飾以九龍四鳳”;妃制則將龍改為翚(五色雉),“冠飾以九翚四鳳。”有時更直接稱呼為“龍鳳花釵冠”、“九龍四風冠”、“九龍十二株花釵冠”。不僅如此,實際操作中還形成了更豐富但不載于禮法的添加慣例。 

      仔細觀察歷代宋后畫像,可以看到除了基礎的大小花株滿布全冠,博鬢也增加為左右各三扇,飾以珠翠龍紋,垂珠結;冠頂所添加的九龍,包括左右八條小龍和中央一條大龍,大龍口銜穗球;四鳳有時背乘仙女,有時數目還增到到九只;唐代花樹間偶見的小人與鳥雀,則發展為浩浩蕩蕩的“王母仙人隊”以及各種云鶴、鸂鶒、鷺鷥、孔雀,場面更加盛大和具體。 

      北宋開封陷落后,帝后宗室以及全副冠服鹵簿被擄至金國,冠服制度也被金人很大程度上照搬而去,在《大金集禮》中我們反而可以看到對宋制皇后禮冠極其詳實的描述,與北宋末的皇后畫像基本可以完全對應: 
      皇后冠服:花株冠,用盛子一,青羅表、青絹襯金紅羅托里,用九龍、四鳳,前面大龍銜穗球一朵,前后有花株各十有二,及鸂鶒、孔雀、云鶴、王母仙人隊浮動插瓣等,后有納言,上有金蟬鑻金兩博鬢,以上并用鋪翠滴粉縷金裝珍珠結制,下有金圈口,上用七寶鈿窠,后有金鈿窠二,穿紅羅鋪金款幔帶一。 

      明初后妃禮服冠基本繼承宋制,皇后使用九龍四鳳冠,妃使用九翚四鳳冠。 

      如洪武元年制“皇后首飾,冠為圓匡,冒以翡翠,上飾九龍四鳳,大花十二樹,小花如之,兩愽鬢,十二鈿”。宋制令文之外的王母仙人隊、云鶴等則不再添加。在實際操作中,也如宋代一般,龍鳳的數目往往有所增加,或有失載于史的一些慣例。 

      四、由常服首飾升格而來的“鳳冠” 

      中國古代的傳統女性禮服冠,隨著明代滅亡而徹底終結。雖然已經出現鳳的蹤影,但實際上我們現在概念中的鳳冠,依然與以上禮服冠飾沒什么直接關系。此時需要了解一個概念,即傳統女性服裝發展中的兩個大體系,禮服和常服。以上各種均屬于服制中的禮服系統,所搭配的大禮服屬于“古裝”模式,包括衣、弊膝、佩綬等大量傳統構件,頭戴傳統花樹禮冠。 

      但晉唐以來的女性,日常生活穿著另一類型的“時裝”衫、裙、帔子,首飾則隨意插戴。有些場合既不屬于禮法限定范疇內,又比日常生活隆重,于是在裙帔的基礎上,逐漸形成一種相對華麗的盛裝,工藝紋樣繁復精致,頭上中央有時則會插戴鳳鳥首飾。鳳鳥也逐漸成為貴婦象征,越來越多出現在首飾上,在盛唐以來的貴婦、供養人壁畫、線刻中很常見。有時還在左右插橫鳳首簪,垂珠結,其制或可遠溯至漢代太后的“左右一橫簪之,以玳瑁為擿,長一尺,端為華勝,上為鳳皇爵,以翡翠為毛羽,下有白珠,垂黃金鑷。”這些可以使用在非禮儀性但又相對隆重的場合,類似后世“吉服”的屬性。并長期不存在于禮法制度中。從圖像中我們也可以看到,這些首飾盡管華麗,但是搭配的服裝依然是裙、衫、帔,而非禮服模式。 

      2001年陜西西安出土的宗女李倕冠飾?,便屬于此類盛裝首飾,構件中有鳳鳥兩翅和上揚的兩尾,中央有花飾,還有若干長釵,釵首裝飾小型鳳鳥。由于原始位置已被淤泥擠壓變形,復原時長釵被安裝為十字形,但原始插戴更可能為壁畫所體現的橫插式。晚唐五代敦煌供養人貴婦盛裝中,也逐漸形成了此類中央大鳳、花葉,以及左右橫簪釵垂珠結固定模式。 

      唐代日常衫、裙、帔盛裝,到了五代、宋發展為大袖衫、霞帔、長裙,并在北宋進入制度,成為后妃的“常服”。明初在此基礎上,制定了后妃的大衫、霞帔“常服”制度,或稱“燕居服”,頭上所帶的“燕居冠”,繼承了唐代以來的盛裝模式,其最核心的構成,便是各種類型的鳳鳥,以及左右插戴的鳳簪,簪首垂下長長的珠結。 

      明洪武初常服冠以各種類型的鳥雀區分不同等級,皇后用雙鳳翊龍、妃用鸞鳳,以下各品分別用不同數目的翟、孔雀、鴛鴦、練鵲。不過不多時,朱元璋嫌禮制過繁,廢除了帝王之下官員的冕服制度,相應也廢除了皇后、太子妃之下命婦的傳統禮服制度,洪武二十四年,將本為常服的大衫霞帔升格為命婦的禮服,冠制也進一步簡化,統一為“翟冠”,各品級以翟數不同區分。翟即野雞,形態上和鳳鳥很接近。這樣就形成了后妃使用鳳冠,命婦使用翟冠的模式,延續至明末。 

      比如皇后的“雙鳳翊龍冠”: 

      上飾金龍一、翊以二珠翠鳳、皆口銜珠滴。前后珠牡丹花二朵。蕊頭八箇。翠葉三十六葉。珠翠穰花鬢二朵。珠翠云二十一片。翠口圈一副。金寶鈿花九。上飾珠九顆。金鳳一對、口銜珠結。三博鬢。飾以鸞鳳。金寶鈿二十四。邊垂珠滴。金簪一對。珊瑚鳳冠觜一副。 

      其標志性特征,便是中心大牡丹花旁的兩只珠翠鳳、頭頂金龍,以及插在左右側、口銜珠結的金鳳。盡管相距六七百年,與盛唐墓所出盛服冠飾依然接近。其余還有大量珠翠云、花、葉作為輔助裝飾,甚至還包括了禮冠冠里的鈿和博鬢元素。 

      此制被一直延續至明末,和禮服所用的“九龍四鳳冠”同時并存,而且也越來越大型,今人乍看已經很難準確識別屬性。但明代依然將其分為兩款,定陵出土兩位皇后的四頂“鳳冠”,其實便包括了兩頂禮服冠和兩頂燕居冠(但從畫像上看,晚明禮服冠和燕居冠也偶見混用的情況,如穆宗孝懿莊皇后李氏像身穿黃大衫,頭戴禮服冠,或許與當時禮服制度與實際操作的一度混亂有關)。 

      再如一品命婦的“五翟冠”: 

      一品,冠用金事件,珠翟五個,珠牡丹開頭二個,珠半開三個,翠云二十四片,翠牡丹葉一十八片,翠口圈一副,上帶金寶鈿花八個,金翟二個,口銜珠結二個。 

      與皇后相比,命婦的翟冠將金鳳改為金翟,珠鳳改為珠翟,不同品級使用不同數目的珠翟(圖28)。由于翟的形態與鳳太過接近,民間口語中逐漸也用鳳冠稱呼翟冠。 

      到了清代,所有的傳統宮廷后妃服飾,不管是禮服還是常服均消亡。但民間漢族命婦在婚禮等大禮時,依然延續明代翟冠傳統。同時不論是樣式上還是稱呼上,都完全改為鳳鳥,“鳳冠霞帔”也正式成為漢族女性婚禮服的代名詞。如《清稗類鈔》所言“國朝,漢族尚沿用之,無論品官士庶,其子弟結婚時,新婦必用鳳冠霞帔”。雖已成為最隆重的禮服,但若溯其源頭,其實都來自于唐代婦女的常服模式。 

      注釋: 

      ①《江蘇揚州市曹莊隋煬帝墓》,《考古》,2014年第7期。 

      ②正式修復報告尚未發表,照片由新水令攝于揚州博物館展廳。 

      ③《隋書·卷十二志第七·禮儀七》:“參準宋泰始四年及梁、陳故事,增損用之”,“準宋孝建二年故事而增損之”,“準宋大明六年故事而損益之”。 

      ④令文可見《舊唐書·卷四十五志第二十五·輿服》、《通典·卷一百八禮六十八·開元禮纂類三序例下》相關引述。 

      ⑤贠安志:《陜西長安縣南里王村與咸陽飛機場出土大量隋唐珍貴文物》,《考古與文物》,1993年第6期。 

      ⑥《西安馬家溝唐太州司馬閻識微夫婦墓發掘簡報》,《文物》,2014年第10期。 

      ⑦閻磊:《西安出土的唐代金銀器》,《文物》,1959年第8期。 

      ⑧孫機:《步搖、步搖冠與搖葉飾片》,《文物》,1991年第11期。 

      ⑨《湖北鄖縣唐李徽、閻婉墓發掘簡報》,《文物》,1987年第8期。 

      ⑩王自力、孫福喜編著:《唐金鄉縣主墓》,文物出版社,2002年。 

      ?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等編著:《法門寺考古發掘報告》,文物出版社,2007年。 

      ?見《晉書·志十五·輿服》。 

      ?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編著:《北齊東安王婁睿墓》,文物出版社,2006年。 

      ?陳詩宇、王非:《大唐衣冠圖志》書稿插圖。 

      ?安娜格雷特·格里克,楊軍昌、侯改玲譯:《西安市唐代李倕墓冠飾的室內清理與復原唐李倕墓發掘簡報》,《考古》,2013年第8期。 

      文來源:《藝術設計研究》2017年01期 

      作者:陳詩宇 

      上一篇文章: 筆造萬端傳千年:毛筆的名稱及形制流變
      下一篇文章: 漢代畫像石和畫像磚中貴族生活主題圖像探微
    【相關閱讀】    【頂部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    探秘神奇地宮 帶你看法門寺的千年寶藏
    漢代畫像石和畫像磚中貴族生活主題圖像探...
    從花樹冠到鳳冠:隋唐至明代后妃命婦冠飾...
    筆造萬端傳千年:毛筆的名稱及形制流變
    喚醒沉船文物--黑石號上的海洋貿易
    疫情之下古籍拍賣業表現如何
    墨真偽鑒定的基本知識
    抗戰期間故宮文物轉移之爭:魯迅曾作詩諷...
    昔日古玩行是什么樣?
    降真香為何是靜心修行的法寶
    發表評論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復制鏈接
    網友昵稱: (可修改個人昵稱)
    查看長度 不超過100字節 IP:45.195.148.53
     驗證碼:
      名家字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...
    孫曉云-龍騰虎躍 點擊查看詳細!
    作者:孫曉云
    名稱:龍騰虎躍
    規格:34cm*136cm
    價格:商議
    銷售商:南京弘緒畫廊
    詳細進入
    方祖岐-海納百川(有合影) 點擊查看詳細!
    作者:方祖岐
    名稱:海納百川(有合
    規格:34cm*136cm
    價格:商議
    銷售商:南京弘緒畫廊
    詳細進入
    鄭曉華教授書法(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,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)
    書法家

    吕江教授《历代美女图》

    畫  家
     艺界资讯
    ·被忽略藝術衍生品市場
    ·藝術收藏與消費的共生
     中國書畫
    ·高云塍書寫了中國印刷史上第一套楷體鉛...
    ·傅雷點評國畫,可謂是“毒舌”
     其他畫種
    ·英國高更和印象派與背后的藏家威廉·漢...
    ·人體畫為什么要對著真人模特畫?
     玉器翡翠
    ·什么人適合送什么樣的玉?
    ·戰漢玉器發展史與工藝研究
     瓷器陶藝
    ·景德鎮古瓷高仿造假,多少收藏家敗光身...
    ·清宮舊藏之“洋琺瑯”器物,究竟是廣州...
    書畫家
     銅器佛像
    ·臺北故宮青銅盛宴:罕見商魚紋盤宗周鐘...
    ·從歷史深處走來的四只青銅羊
     錢幣郵票
    ·良渚金銀幣為什么能圈粉
    ·500克銀幣預計漲過雙金屬吉祥文化
     木器家具
    ·金絲楠木和黃花梨相比劣勢明顯
    ·大藏家王世襄家具的奇幻漂流
     古玩雜件
    ·探秘神奇地宮 帶你看法門寺的千年寶藏
    ·漢代畫像石和畫像磚中貴族生活主題圖像...
     藏家交流
    ·王健林:收藏是我人生最成功的投資
    ·郭慶祥:協會主席書畫院長套死收藏家
     
    關于我們 使用愛藝 合作加盟 收藏问题 服務認證 建議留言 會員服務 免責聲明 隐私保护 友情鏈接 艺术赞助
    中国爱艺网版权所有 © 2006-2020 ICP備88837570號 公安部备案号:99988818111624
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